珂壳可克

中山大学
正经人
按快门的
爱发啥发啥

© 珂壳可克
Powered by LOFTER

迎,送。

2015.10
    第一次在广州与朋友相聚,是三三毫不犹豫地买了站票来找我的那次。
    来的那天,我到大学城站接到了她,她说了一句话,我一直印象很深:
    “感觉就像做梦一样,我昨天还在南昌,从坐上火车的那一刻起到现在与你同站在一片土地上,就像做了一个很美好的梦”。
    三天来我真的体会到她有多爱广州这个城市,以及我的大学,还有才几月不见的我。
    走的时候依旧是那个站,她穿着白色印有米奇图案的短袖,挥一挥手,踏上了往下的电梯。

2017.5
    平是个白痴,从小就是,至少在记路这件事情上。
    我和她小学四年级就是死党,但是她到初三毕业都不太能确定如何走到我家——路痴属性十分严重。即便到现在也要开导航才能到我家。
    她到的那天,我拖着自己的行李箱,在地铁里不停倒换,折腾了一小时,终于在机场接到了她。然后我们又一起花了一个小时才找到事前订好的住处。
    全程无脑跟着我走,但是她永远不会抱怨,即便我在不熟悉的地方走错了路上多花了四十分钟才到目的地。
    最后一天的时候因为有事不能把她送到机场,跟10元地铁相比,她选择了200的出租车,因为自己不会换乘。
    我能说你什么好。

2018.4
    我问老黄“你应该能自己从机场来找我吧?”
    “难道广州的地铁很牛逼吗?”
    这句反问让我大概知道了,像平一样的白痴不多见。
    他批驳建筑,批驳食物,但是还是有让他觉得好的东西。
    最后一天,我们坐在学校附近,吃他推荐了一年(但我并没有这么做过)的芒果蘸酱油。味道比我想象的好太多,然后聊了一整天杂事。
    把他送走以后,他在路上给我发消息:
    “从双流机场来的那天最开心。
     目的地是双流机场的时候最难过。”

    我就这样一次又一次地迎接你们的到来,在你们感受着我的生活,环境时,我都无一例外地觉得幸福。
    然而离别的时候却又最悲伤。
    我喜欢面对面的交流,喜欢肉眼可见的回应,因为真实。
    而在我们之间的距离从能够触及又变成八百公里,上千公里时,一切就像三三两年半前说的一般:
    像梦一样。
  
   

 
评论
热度 ( 1 )
TOP